搜索

门巴族风情

发布时间:2006-07-13 字体:

     婚姻

    “东北的山再高,遮不住天上的太阳,父母的权再大,挡不住儿选伴侣”。这首情歌是门巴族恋爱婚姻比较自由的反应,婚姻一般虽父母做主,但要取得子女的同意。只要男女相爱,通常不受贫富等级观念的影响。解放前,婚前社交较自由;非婚生子女不受歧视,妇女和私生子都有财产继承权。

    婚龄一般在十八岁上下,举行婚礼时最尊贵的客人是新娘的舅父,他是婚礼中的最高权威,新郎首先向他敬酒献哈达。舅父面前要摆放全牲熟猪、牛肉的各部位。舅父饮着酒,端详羊肉的部位是否齐全,而后寻衅指酒不醇说:“猴子不是喝水醉的!”乃至把洒泼向敬酒人。指着肉又说缺少一个小部位“我们家的姑娘长得不健全吗?”新郎家尽管事事都注意,舅父还是要借题发挥,显得异常气愤,显示舅父的尊严。这时候,新郎的父母要赔礼道歉,献上哈达和一点钱去消舅父的“气”,婚礼方能继续进行。客人多数自带酒食,两三天后,才尽兴而散。

    门巴族的婚姻,没有民族的限制。父系血缘集团内部和姨表亲戚之间不能通婚。视姑舅表亲戚婚姻好,若舅舅的女儿被别人娶走,认为是姑家适龄男子无能,舅父之子也可优先娶姑家之女为妻,若不同意,舅父有权干涉,甚至没收外甥女所得的礼物,并为传统习惯所认可。

    姨表不婚和重舅权,表明父权制确立之前世系按女方计算的特点,子女亲舅父甚于亲自己的父亲。在勒布有未生第一个孩子不落夫家的习俗,显然这也是母系氏族时期的一种遗风 。但从女方要收较厚的财礼看,又有阶级社会买卖婚姻的性质。订婚、结婚时,要请喇嘛择吉日,驱邪,婚礼已注入西藏农奴制度的一系列习俗,阶级内婚的意识比较淡薄,但已注意对方的经济条件。

    离婚较自由,夫妻不睦,经本村头人调解无效,即可离婚。双方财产,各归原主。若一方坚持离婚,一方不允,则坚持离婚一方要付给对方一头大牲畜和一些钱物作赔偿。若不赔偿,可诉诸措本、宗本解决。提出离婚的一方,往往不能分得子女。双方情愿离婚的,男孩随父,女孩随母,寡妇再嫁可以自己做主,没有限制。

    家庭

    门巴族的家庭有一夫一妻制,一妻多夫制和一夫多妻制三种形式。根据墨脱县地东村四十二户的典型调查,其中主要的是一夫一妻制家庭,占总户数的85.72%;一妻多夫家庭占总户数的9.52%;一夫多妻制家庭占总户数的4.76%。这个调查,说明一夫一妻制的个体家庭是门巴族社会的主要家庭形式,是基本的生产单位和消费单位。

    一妻多夫和一夫多妻的家庭是原始群婚的残余。但以一夫一妻制为主包括多夫多妻的家庭,已确立了以男性为主的封建家长制家庭,已产生重男轻女的看法,说男的是“九代以上的人”,女的是“九代以下的人”,生男高兴,生女不光彩,特别是社会上的大小头人中没有女的,表明了妇女在政治上的低下地位。一夫一妻制从一开始就具有了它的特殊的性质,使它成了只是对妇女而不是对男子的一夫一妻制,这种性质它到现在还保存着。


    一夫一妻制家庭,是单一的个体小家庭,没有几代同堂、妯娌共处的大家庭。其一是宗教上的原因。支僧差,有两个以上儿子的家庭,必须抽一人甚至二人当喇嘛。其二普遍认为一个家庭有了妯娌,容易产生纠纷。在一夫一妻制家庭中,有相当数量的招赘家庭。在门巴族观念上,“嫁”中“赘”的含义没有区别,赘婿受到舆论的欢迎,婚仪较简。招赘婚其渊源可能是母系氏族社会时期的妻方居住婚的发展和演变。

    一夫多妻多数出现在赘婚家庭。入赘姐姐后,又与成年妹妹同居,形成姐妹共夫的家庭,个别有三姐妹共一夫的。只有个别人是属家庭富裕,或妻子不育才有再娶一妻的现象。一妻多夫制家庭,主要是兄弟共妻,其次是朋友共妻两种。勒布的七家一妻多夫家庭,都是兄弟共妻。兄弟共妻是长兄娶妻之后,弟弟与嫂同居,形成一妻多夫的家庭。家务由长兄与妻安排。长兄是主夫,不管生父是谁,子女都称父辈的长兄为“阿爸”,而叫父辈的诸弟为叔。主夫对外代表家庭,对内决定事情,家长和长子的地位是清楚的。多夫家庭,社会舆论认为,只要妻子能干,对家庭生活安排得当,能使诸夫和睦,便是受到称赞的一个好妻子。

    朋友共妻多属劳动力弱的家庭,夫妻同意招进一人组成朋友共妻的家庭。有的是来帮助劳动的朋友,与妻有了关系,形成共妻家庭。在墨脱县,一个从小在墨脱村成长的珞巴族人,妻子是门巴族,已有四个孩子,他的腿伤残后,又找来一位藏族朋友,组成共妻家庭,一起生活至今。朋友共妻,要在主夫死后,后夫才能做家长,社会舆论认为也是好的。

    门巴族中的一夫多妻与一妻多夫家庭和藏族社会中存在的多夫制和多妻制基本上是相同的。在随着母权制的消失而迅速发展起来的一夫一妻制以前,多夫制和多妻制这两种婚姻形式,只能算是例外,它们均植根于原始群婚制。

    这些群婚残余存在的原因,是与西藏农奴制度的典型环境分不开的。朝夕猝至的繁重徭役,低下的生产力水平,无力防范自然灾害,以及多少有点与世隔绝的地理条件,古老群婚习俗的道德观念,都是民主改革前门巴族群婚残余能够长期存在和变化迟缓的原因。

    丧葬

    关于丧葬的习俗,从门隅地区的历史演变来看,土葬是一种古老的葬俗,门巴族很可能曾经普遍实行过。但随着佛教在门隅地区的传播发展,门隅的门巴族主要的是实行火葬,天葬和水葬。

    火葬和天葬多半是在喇嘛或富裕户中实行的,一般群众普遍行水葬。如果有婴儿早夭,有的是将木桶里面装进干沙,把尸体用盐水作防腐的处理,置于桶里,放在住房顶层的角楼上,经过数年后再进行水葬。对于那些有传染病的死者,其葬法是不同的,要进行土葬。有一些人将婴儿尸体放在高山石崖下葬。

    墨脱宗门巴族普遍沿袭土葬这一古老的丧葬风俗,这是与苯教信仰的存在是有关系的。人死后,将尸体捆作胎儿状,放置在室内二至三日,设下死者灵位,被称作“米江巴”,用玉米等粮食磨的面,做成人骑虎的模型,并把它放在灵前供奉 。在死者的面前还要放食物、衣服和用具祭奠,并要请喇嘛来为他念经,在喇嘛念完经之后,再根据喇嘛所择定的时辰和方法进行出殡。把面人的模型抛到室外,然后还要在小道和村后的三岔路口抛散小石子用来驱鬼。

    葬时要挖圆形的深坑,把尸体蹲放于坑内,并且将死者生前所用过的主要的衣物及其他(她)所喜爱的物件一并随葬,坟顶不留标记。墨脱门巴族也有实行火葬和水葬的。有的是先行土葬,等到一年以后再进行火葬。具体的作法是在埋葬的时候,坑顶用木板来遮盖,再堆土于木板上面,这是为了方便以后取尸。取出的尸骨在进行完火化之后,把骨灰与泥土拌匀,做成一个个的“叉叉”(锥形塔),然后把它放在村旁的“叉康”的里面(即存放泥塔的房子)。墨脱门巴族的夭折的婴儿,是将婴儿的尸体装入到一个特大的葫芦之中,然后埋在房屋的下边,在埋好之后,把土夯实打平,没有标记,不让外人知晓。在墨脱,水葬是只用于得了传染病的死者,这是与门隅的门巴族的丧葬风俗完全不一样的。

    总之,从患病到死后的全过程,都贯穿着巫师和喇嘛的活动。过去,门巴族人民在精神上受到宗教的束缚是很严重的。1959年以后,在实行了民主改革的地区,随着门巴族中具有现代文化科学知识的年轻一代的成长,宗教观念逐渐淡化,特别是巫师的活动已近于绝迹。

    服饰

    门隅的门巴族男人穿赭色布袍和氆氇袍。这种衣服是比藏袍短小的,由于坡大路狭,人们用额背负重。勒布、邦金的妇女习惯在背上背一张羊皮或牛犊皮,对于这种习惯,有两个传说:一说是在远古时,藏族统治者把门巴族赶到边远的地区,并惩罚门巴族的妇女,让妇女们在背上背一张人皮,而后来换成背犊皮。另一个传说是文成公主进藏的时候,曾经披一张皮用来避妖邪,而后以此皮赐给门巴族的妇女,这就沿袭下来。背一块犊皮实际上是背负时的垫物,又因为气候潮湿,背一张犊皮,也可以用来防潮护体。她们穿的内衣叫“埃努普冬”,这种内衣是以柞蚕丝为原料的,有白色的、红色的和花色的。短内衣是有袖的,而长内衣是无袖的,长至腿,不开襟,没有领,只开一个圆形的口,穿内衣时,从头上套下,外罩衣服称作“冬固”,这种外罩是有袖子的,但没领,没有扣,是用红色和黑色的氆氇做成的。无论男女,他们都是要系上一条长腰带 。

    门隅门巴族的帽子是别具特色的,不论是男还是女都是一样的,门巴语把这种帽子叫做“八拉嘎”,帽顶是用蓝色的或者是黑色的氆氇做成,帽子的下部是用红色的氆氇做成的, 翻沿是黄褐色绒包蓝布边,并要留一缺口,戴帽子的时候,男子是缺口在右眼的上方,女子是缺口往后,邦金以下戴盔式帽子,还要插上孔雀翎。帽子的下沿有若干条穗。这两种帽子都使人有一种醒目的感觉。门隅的门巴族穿红色的软靴,墨脱门巴族多是赤足。

    有的门巴族人胸前要挂上“噶乌”,被认为这样可以护身。无论男子还是女子都戴铜质或者银质的手镯。

    处于亚热带气候的墨脱,门巴族的男女喜欢穿用交换来的棉麻自织成的白色衣袍。成年男子的外衣称作为"秋巴",腰部挂一把砍刀和一把叶形的小刀。无论男女都很少戴帽子,常常戴自编的斗笠防雨防晒。

    居住

    过去的时候,门巴族的村子是比较分散的,仅仅十户成几十户的村落,往往就分几个居民点,解放以后,门巴族的人们居住相对地集中了一些。

    在勒布和邦金一带的门巴族的住房一般是用石来砌墙,在人字形的屋顶上面,覆盖上木板加压石板。门巴族人们的楼房大方而且实用,一般的情况下是分成三层的。楼房的上层是放一些草桔杆等等;最下层是用来关牲畜的;中间一层是用来住人的。在中层的住人的一层里,用木板把它隔开,分成里和外两间,里间的屋子是准备给子女结婚之后用的,外面的一间很宽敞,在邻窗的地方设下火塘,门巴族人一般是在这里炊事进餐和取暖及接待客人 。这里也是晚上的一家人(也包括来客)用来睡卧的地方,门巴族人一般是和衣而睡的。

    门巴族房子的门上一般都安有木制的锁,用一把长约六寸的木钥匙来开锁,木锁和钥匙都是用硬木做成的,非常的牢固,也很结实。

    门巴族的房屋除了墙是用石块砌成的之外,几乎全都是木料的结构,接搭的地方用桦木而不是用钉,七八米高的门巴族住房可以保持百年不坏,这也体现了门巴族人民建筑艺术的水平所在。

    墨脱地区的门巴族的住房为干栏结构,屋与地面相距大约一米左右,人字形的房顶,房顶是用蕉叶或者是木板覆盖,然后再用石块来压顶。有的门巴族的住房用竹篾做墙,屋子的顶用木板或蕉叶覆盖。门巴族的住房呈长方形,门外设有晒台,屋子的里面分为四个组成部分:一部分是“果干”,在进门的左边,有煮酒灶;一部分为“马拍”,“马拍”是主室,非常的宽敞,在这里,可以炊事取暖和睡卧,一部分是“绕塞”,“绕塞”在一进门的右首,这里是给客人提供的住处;一部分是“哉”,是一个小仓库,这个小仓库是专门用来存放一些衣物和比较贵重的物品的地方。为了防止火灾的发生,粮仓和住房之间都保持一定的距离。

    门巴族的建筑,一般情况下,都是门朝东面,他们认为,这样,每天太阳一出来,就可以让阳光照进家来,象征着吉祥如意,比较吉利。